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

感觉和心象的区分并非来自于直观内容自身的特性

发布时间:2019-06-20

布拉夫并未看到,在冬季学期讲座的第四部分开端,以立义内容为主体的时间素材而被赞许为“原始时间之域”。立义内容直接是一时间性的连续统,其中每一内容具有不同的时间相位。时间回坠中某现在点的客体化立义之同一性和感觉内容之变异性得以区分:尽管有着立义变化,客观时间点始终是同一个,它与客观意向对象相关,但这完全不同于瞬间立义内容的“时态上的不断变异”。另一大致同时文稿中,他更明确地将感性内容的“大概是时间性”的“新向度区分”称为“自身在此”和“自身非此”,这分别对应着感觉和心象,感觉无法被立义为过去或将来,与此相对,“自身非此可以被立义为过去或将来、并且被立义为与现在(客观现在)同时客观当下的。”立义内容甚至包括立义体验这里已然具有一前立义的时间区分。

 

[[7]] Hua XIX/2, 621.

[[5]] Hua XIX/2, 1984, Logische Untersuchungen. Zweiter Teil. Untersuchungen zur Phänomenologie und Theorie der Erkenntnis. Zweiter teil. The Hague: Martinus Nijhoff, 609.

第五和第六研究因此在同一问题上是自相矛盾的两种回答吗?或许正是类似冲突使得萨赖瓦判决意向本质是最终关键性的,因为“在规定行为同时,意向同样规定了内容。”但是这一规定如何可能呢?他似乎过于求助于《观念I》立场而非依仗《逻辑研究》的自身分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9-2020 http://www.dnfspeed.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