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

徐复观在对《庄子》作系统的美学诠释上有首创之功

发布时间:2019-06-20

34 刘勰:《神思》, 《文心雕龙注》 () , 范文澜注,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8, 495页。

26 毕来德:《庄子四讲》, 宋刚译, 北京:中华书局, 2009, 2页。

同时, 对“《庄子》美学”的诘难, 也透射出整个中国美学研究在面对西方美学强势话语时的窘境。我们该如何研究《庄子》美学呢?必须承认, 20世纪中国美学家对《庄子》美学的建构, 亦或是引入西方美学资源阐释《庄子》, 大多仍没能跳出西方美学的窠臼, 也就是先验预设出《庄子》美学的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等框架, 然后使用演绎、分类、归纳、例证等模式进行研究, 仍以认识论层面的话语言说对《庄子》进行规约。我认为《庄子》美学的建构应避免两种不良倾向, 一是西方语言范式路向, 即以西方美学的概念、体系、构架来解剖、衡量中国传统美学资源的价值, 这并非科学、客观地研究非西方文化的方法。二是贴标签式的研究路向, 对《庄子》与西方文艺理论概念上的相似、对象上的相似、问题上的相似加以比附, 这样的研究不易凸显《庄子》美学真正的精神特质, 流于简单化、肤浅化。黑格尔曾指出:“只有当一个民族用自己的语言掌握了一门科学的时候, 我们才能说这门学科属于这个民族了, 这一点, 对于哲学来说最有必要。因为思想恰恰具有这样一个环节, :应当属于自我意识, 也就是说, 应当是自己固有的东西;思想应当是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43 中国美学体系的建构, 是一个在不断向西方学习、对话、反思中立足主体话语生长的过程。看到《庄子》“对于艺术创造的启示”, 却没有把握到《庄子》思想的理论根源是古代劳动者对艺术创作规律“由技进乎道”的直观, 看不到《庄子》文本的开放性和现代转换的可能, 这何尝不是一种“悖论”?在美学从西方走向东方、从“一家之言”走向“复调美学”的时代, 仍抱持西方中心主义思维以本体论、方法论去统摄中国古代的文艺资源以形成一种合乎西方美学模式的“美学史”, 完全忽略了中国美学自身的特质, 这何尝不是一种“悖论”?如何适切地引入西方美学理论作为参考, 在相互平等的基础上展开中西的互释和对话, 创造性地发掘出其现代面向, 这才是中国当代美学发展需要反思的。

20 “徐先生的论述不仅零乱, 而且常常有悖逻辑。”“徐复观先生由此来论证《庄子》与中国艺术精神的关系, 其论点和逻辑都是不能成立的。”参见章启群:《怎样探讨中国艺术精神?——评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的几个观点》, 《北京大学学报》2000年第2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9-2020 http://www.dnfspeed.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