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

这种组建活动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实践

发布时间:2019-06-21

㉓朱立元:《走向“实践存在论美学”》,苏州 :苏州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279页。

㉗Terry Eagleton, The Ideology of the Aesthetics, Oxford : Blackwell Publishing,1990,p.13.

Keywords: pension regime; transformation cost; design logic; empty account; wealth redistribution 

任何理论言说都属于超个体的呼唤-响应运动,中国身体美学的建构也受惠于跨学派对话所造成的力。以《身体美学导论》为例,在构思其基本框架的过程中,实践美学、生态美学、生活美学的基本命题经常回旋于我的脑海。从某种意义上讲,该书是与上述流派对话的产物,所要说出的恰恰是它们的未尽之言。由于这种内在关联,《身体美学导论》出版后引起了上述流派的关注。最近,新实践美学的代表性人物玉能教授还与张弓教授合作撰写了《身体美学究竟应怎样建构——与王晓华教授商榷》①一文,提出了三个具有针对性的问题:身体美学的出发点是身体实践还是身体?其主干是实践本体论还是物质本体论?它最终落实为身体审美学还是感性学?上述问题虽然都涉及身体和实践的关系,但其中最关键的潜台词却是:美学建构的出发点应该是什么?是身体,还是实践?这是原初的问题,如何回答它决定了跨学派对话的走向。在展开自己的思路之前,我想首先重申身体美学的基本建构理路:从身体-主体概念出发,推动美学研究范式的全面转型。

⑬王晓华:《身体-主体的缺席与实践美学和后实践美学的共同欠缺》,《学术月刊》2011年第5期。

⑫李泽厚:《美学四讲》,天津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年,第78页。

㊲原文为locus,也可译为“中心”。

②③⑦⑩㊺㊼王晓华:《身体美学导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第27页,第47页,第44页,第99页,第26页,第251—258页。

从逻辑上讲,“从身体出发”与“从身体实践出发”是两种相容的表述,因为后者已经蕴含在前者之中。在《身体美学导论》中,这种逻辑已经获得了清晰的阐释:“与一般的有机体不同,人可以有意识地生产自己的‘生存手段’乃至‘物质生活’。在人这里,有机体的行动升格为实践。人不是‘用身体、在身体上、通过身体’进行实践。身体是实践的承担者。实践是身体与世界打交道的过程。”⑦能够实践是身体的主体性所在,有关身体-主体的言说总是牵连出实践范畴,因此,身体美学内蕴了实践话语。

注释

⑳狄德罗:《狄德罗哲学选集》,江天骥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第98页。

对于美学建构来说,出发点至关重要。它决定了研究者建构什么和如何建构。恰是由于设定了自己独特的出发点,实践美学、生态美学、生活美学才建构出了各具个性的理论话语。身体美学之所以能够迅速兴起,是因为它的出发点回到了人本身。

譬如,“仅仅是身体本身,就是一堆物质性的肉体的存在”就是不确切的表述:其一,如果“身体本身”不具有审美能力,那么,这种能力岂不是来自非身体的存在?我们难道要再度援引灵魂话语?其二,“一堆物质性的肉体的存在”这种说法折射出对物质的不信任态度,而它显然会威胁实践美学的根基——倘若物质没有内在的结构-秩序-活力,实践又如何能获得诞生的机缘?假如实践的诞生机制都难以获得阐释,那么,从它出发的理论建构岂不是缺乏合法性?究其缘由,这种逻辑困境源于理论建构中的犹疑:两位论者虽然强调“从身体的实践出发”,但显然并不喜欢展示它对身体的归属关系;实践时常被当作一种超越身体的活动,而身体则往往处于被贬抑的位置。为了避免这样的错误重演,我们才不断强调美学建构应该从身体出发。

chang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layers and characters, like an inverted marionette. In this way, the role of the game generates a kind of game ecology which does not rely solely on the player’s quasi-life, but player’s quasi-life further develops a game ecology. Game ecology not only helps quasi-life build the world around the characters in the game world, but also unifies the game world with the players’ world through the existence of the characters, and changes the living conditions of the players’ world.

㉖㉜㉞㉟㊳㊵㊶㊷ Richard Shusterman, Pragmatist Aesthetics: living Beauty, Rethinking Art, New York & London: Ro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2000,p.264,p.265,p.264,p.265,p.267,p.277,p.278,p.278.

写作《身体美学导论》时,我明确提出“美学必须回归身体”这个主张:“如果人不外是有机体进化的产物,那么,他/她本质上就是肉身,精神不过是身体的功能-活动,审美的主体就只能是身体。”②身体-主体是该书中最重要的概念,是重建美学的理论原点。“身体是主体,此乃我们的基本逻辑前提:是身体在筹划、担当、展开生活的整个过程;没有身体,就没有生活;生活是身体的生活;所有思想、信仰、实践都源于身体、属于身体、回到身体。”③在身体-主体概念被提出之际,出发点的转变已经初露端倪:不是直接诉诸人的活动(实践)、状态(生活)、环境(生态),而是首先聚焦人之所是的身体主体。这是身体美学区别于实践美学、生态美学、生活美学的独特性所在,但也是最容易引起争议的地方。由于“勾画出了从身体出发的美学知识体系”,我也因此“遭遇更大的挑战”。④

Keywords: soma-aesthetics; body-subject; material ontology; practice ontology; across-school dialogue; paradigm transformation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9-2020 http://www.dnfspeed.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