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

这个体系无论如何是撑不住的

发布时间:2019-08-27

在政治哲学的领域中,体现主体形而上学兴起的是政治哲学范式的转变。前现代的政治思想往往以“君权神授”为核心,而现代的政治哲学则是契约论。笛卡尔奠定了主体形而上学,霍布斯则开启了主体的、人的政治哲学。他破天荒地从人来解释国家的起源,认为国家权力来源于个体的让渡,以后的各契约论者,如洛克、卢梭等,尽管就国家职权范围有不同意见,但都认可权力来自各个体出于交换目的而让渡的权力。近代政治哲学的理论基点自然权利说就肯定了人们满足自己物质利益和需要的正当性。因此,“近代国家比从前被认为神圣的程度减少,被认为人工的程度加多;被认为某些至尊普辖的原理之必然表现之程度减少,被视为男们女们实现他们的欲望的机关之程度加多。”(杜威:《哲学的改造》,胡适、唐擘黄译,商务印书馆1934年版,第42页)而现代性的特征也正是人的欲望从种种束缚中解放出来了,自由主义正是这一特征的最佳表达。如洛克认为,人类自然地处在“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他们在自然法的范围内,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法,决定他们的行动和处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而毋需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洛克:《政府论·下篇》,叶启芳、瞿菊农译,商务印书馆1964年版,第5页)

苏宇:对。

虚无主义,尼采写道,意味着最高价值的自行贬黜。没有目标,没有对“为何之故”的回答。以往的一切目标都已失效,人被连根拔起。“先前以目的和尺度的方式限定和规定了人之本质的东西,已经失去了它无条件的、直接的、首先普遍地不可或缺地起作用的力量。那种超感性的目的和尺度世界不再来唤起和支撑生命……超感性世界的超越感性根据曾经被看作一切现实的有效的现实性;但它已成为非现实的了。这就是在形而上学上被思考的‘上帝死了’这句话的形而上学意义。”(海德格尔:《林中路》,第267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9-2020 http://www.dnfspeed.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